亚搏电竞app官网-睡前聊一会儿丨翼装飞行遇难,放飞极限也要心怀敬畏

睡前聊一会儿,梦中有世界。听众朋友,你好!

近日,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女孩遇难的消息,让不少人痛心。与此同时,翼装飞行这一大众较为陌生的运动方式,也随之进入更多人视野。不少人对此表示质疑:如此危险的运动有存在价值吗?今天,我们就一起来聊聊这个话题。

翼装飞行,就是飞行者身着翼装,从高空中的直升机或者高楼、高塔、悬崖跳下,进行无动力飞行的运动。作为“世界极限运动之最”,极快的飞行速度和特殊的起跳方式、飞行环境使得这项运动具有极大的挑战性和风险性,任何细微的判断失误和调整不当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。

通报显示,女孩儿在飞行过程中因云层遮蔽视线偏离了计划路线而失联,最终遇难。没有在天气状况不佳时及时止步、没有配备GPS定位器,人们在惋惜的同时也有不解:为什么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?对此,“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”张树鹏曾有过一番解释:人们都希望能自由自在地像鸟一样在天上飞,翼装飞行就相当于给人穿上了一个翅膀。的确,从嫦娥奔月的传说,到古希腊神话中的伊卡洛斯,再到近代以来的各种飞行器,人们自古以来就有翱翔蓝天的渴盼。同样,对飞翔的痴迷,驱使翼装飞行爱好者一次次跃向长空。

古人说,“世之奇伟、瑰怪,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。”难度大、危险性高,极限运动的确是一项“勇敢者的游戏”。从雪山到丛林,从深海到天空,从翼装飞行到攀岩徒步,绝大多数从事极限运动的人身上,都有着不断挑战自我的执着追求。这是极限运动的魅力所在,也是支撑极限运动者克服重重困难、一次次突破自我的精神信仰。

但古人还有一句话,“有志矣,不随以止也,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。”极限运动关乎勇气和决心,更关乎力量与技巧。在科学指导下,不断练习循序渐进,能大大降低极限运动的危险系数。在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中,亚历克斯·霍诺德在无绳索保护的情况下成功登上酋长岩,在此之前的10年里,他进行了1000多次尝试,在最后一次攀登前的一年半时间里,借助绳索攀爬过近60次酋长岩,只为研究如何攻克最难的区域。可见,了解运动风险并进行科学专业的防范,是极限运动者的必备功课。

即使对志向与力量兼备者来说,极限运行仍是高风险项目。20世纪90年代初,翼装飞行刚刚诞生时,死亡率达到30%,随着运动技术的提升,死亡率才慢慢降到千分之五。近年来,由于极限运动者技术不成熟、或者场地设备不健全等导致的意外频发。对此,除了提升极限运动者的安全意识外,还需加强流程管控、监督,不断提升培训指导的专业性、规范性。通过完善的法律制度为极限运动者划定可为与不可为的界限,方能为生命安全保驾护航。

极限运动固然是一种追求,但不能沦为“疯子运动”,更不能成为哗众取宠代名词。此前,一名外国运动员从北京第一高楼上跳伞,后来被警方处罚,这种为张扬个性而罔顾公共安全、为追求极限而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绝不可取。再如,对于那些在楼顶边缘跳跃倒立、无保护徒手攀登高楼的视频,人们隔着屏幕都感到害怕。难道只有最危险的地方才能锻炼平衡性和灵敏度?难道只有撤掉安全锁才能彰显胆量?不得不说,忽略安全的意气之争,不顾生命的匹夫之勇,不应该成为极限运动的题中之义。正如有人所说:遵守规则、规避风险,本身也是极限运动带给我们的挑战。

如何在有限的生命里追逐梦想、自我实现,不同人有不同的选择。此次遇难的翼装飞行女生曾表示“我为自己而活,我不后悔我的选择”。我们尊重她的热爱,敬佩她的勇气,也理解极限运动“挑战不可能”的价值追求。但在追逐所爱的同时多一分敬畏和谨慎,在合理的范围内寻求突破,避免悲剧的发生,或许是每个人都应该学到的一课。

这正是:热爱诚可贵,生命价亦高。心中存敬畏,人生更丰茂。大家晚安。